郧西游击,长征路上写传奇

时间:2020-01-27 04:11来源: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-中国军情
光明日报记者 夏静 张锐1934年12月,从鄂豫皖苏区进行长征的红二十五军挥师西进到郧西。打土豪、分田地,创建了以郧西为中心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。其间,郧西儿女积极支持和参加

光明日报记者 夏静 张锐 1934年12月,从鄂豫皖苏区进行长征的红二十五军挥师西进到郧西。打土豪、分田地,创建了以郧西为中心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。其间,郧西儿女积极支持和参加红军,谱写了一段段革命佳话。郧西县二天门区苏维埃政府主席、游击队队长刘世让就是其中表现突出的一位。 下山追随共产党 刘世让是郧西县湖北口虎头岩村人。佃农出身的他,因受地主迫害,举家逃到关防乡二天门的大山里。刘世让身材魁梧,体力过人,能打飞禽走兽,被人称为“神枪手”。因为人正直,又有胆识,他深受当地群众的信赖和推崇。 1935年1月,红二十五军主力由陕西省商洛进入郧西县湖北口庙川,成立了大、小新川苏维埃政府,开展起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。 与国民党军队不一样,红军是工农、穷苦人的军队,是为穷人打天下的。打土豪、分田地,把没收的粮食及其他果实分给贫苦农民……红军领导的这一切令刘世让兴奋不已。 听闻红二十五军主力驻扎在泗峡口、庙川、一天门、二天门、三天门一带,他便约了20多位穷苦农民下山,跟着红军一同革命。 天上星星伴月亮,革命全靠共产党。1935年2月,红军又在郧西县的一天门、二天门、三天门、庙川、虎头岩等地,建立起区、乡、村苏维埃政权。 郧西县原史志办主任李仁喜介绍,在二天门街前的群众大会上,刚刚成为共产党员的刘世让,担任新成立的二天门区苏维埃政府主席,兼任游击队队长、抗捐队队长。 郧西各地轰轰烈烈的斗争在群众中产生了巨大影响,为保卫和扩大革命果实,很多青壮年踊跃加入红军和游击队、抗捐队。当时,二天门村全村一共有78户人家,参加红军人数达76人。 配合红军巧歼敌 兼任游击队队长的刘世让,参加的战斗不断,只有大小之分。 平日里,他带领游击队、抗捐队同国民党民团、地主进行武装斗争。他率队配合鄂陕第六路游击师在湖北口等地打击国民党民团据点,捣毁了国民党郧西“铲共义勇军”在三天门的老巢。 1935年7月,红二十五军主力北上,游击队活动极度困难。1935年10月至1936年12月期间,刘世让协同红二十五军第七十四师同敌人进行了上百次的战斗,先后打败敌人多次“清剿”。红七十四师直接或间接牵引了敌人大量兵力,有力配合了主力红军在西北地区的会师。 作为土生土长的郧西人,刘世让利用地熟、人熟的有利条件,带领百余人转战于一、二、三天门和鄂陕交界的山阳、镇安、旬阳等县边区。 忽东忽西、机动灵活,游击队常常出其不意,让敌人不知所措。敌人惊呼“到处都有刘世让”,不敢轻举妄动。 原二天门村党支部书记贾开化说,反动派抓不到刘世让,就把枪口转向他的家人。刘世让一家16口人,有11人被杀害。 1936年12月,红七十四师北上抗日后,刘世让带领队伍继续开展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。不幸的是,1937年4月23日夜晚,熟睡的刘世让被叛徒杀害,年仅35岁。痛失革命战友,游击队员悲痛万分。1937年冬,游击队终于抓获并处决了叛徒。 烈士已去,英魂永存。像刘世让一样奋勇投身革命、舍身为国的英雄故事,仍在代代流传。 《光明日报》 [ 责编:孙宗鹤 ]

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 1

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,央视网消息:8月1号,再走长征路第52天。湖北郧西。

郧西县档案馆馆藏《什么是红军》传单原件。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朱娟娟/摄

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是红二十五军长征中建立的根据地。郧西县地处鄂陕交界,红二十五军在这里建立了第一批区、乡苏维埃政权。

如果说红军创造了长征的奇迹,那么红二十五军就是这段奇迹中耀眼的一颗星。

十堰市郧西县湖北口回族乡,一幢土坯老屋静静屹立,黑瓦黄墙。据当地党史专家介绍,1935年2月19日鄂豫陕省委在这里召开了第20次常委会议,再次提出“大量的扩大红军,建立地方武装,建立苏维埃政权”的战略目标。

他们是4支长征队伍中率先到达陕北的先锋;他们是长征中平均年龄最年轻的“娃娃军”;他们是长征中唯一一支增员的红军;在南征北战中,他们中走出了徐海东、刘震、韩先楚等97位开国将军,有“一军百将”“百名将军之军”之称……

原郧西县史志办主任 李仁喜:郧西会议在红二十五军的发展史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,红二十五军从鄂豫皖地区出发的时候是2900多人,到我们这地方只有是2500多人,力量削弱,因此红二十五军需要发展壮大。

红安县七里坪镇许葛楼村,掩映在苍翠的群山之中的闫氏祠堂古朴依然。红安县档案馆馆长辛向阳介绍,参加长征的红二十五军便在此重组。

这次会议,明确部队放弃入川,就地创建根据地的目标。这一决策为红二十五军在陕南积蓄力量,北上接应中央红军创造了条件。

伴随着辛向阳对堂内一幅幅往昔图画的解读,那段革命战火中的峥嵘岁月场景重现在眼前。

为了扩大部队,红二十五军一边坚持军事斗争,一边放手发动群众,宣传工作有声有色。在印发《什么是红军》传单之后,又刻印了《关于商业政策问题》、《民族政策》、《告国民党士兵书》等布告。其中在《告国民党士兵书》发布后不久,国民党陕军警备第一旅的一个连就投诚参加了红军。

1932年10月,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苏区向川陕边转移后,中共鄂豫皖省委将留在苏区的部队重建红二十五军。蒋介石集中重兵对鄂豫皖苏区进行连续“清乡”“清剿”和“围剿”,红二十五军进行了艰苦的斗争。

央视记者 黄峰:在郧西县的多个乡镇,至今都还可以见到像我身后这样,写在房子上的红军标语,通过团结农民、发展农民,扩大了队伍。就我目前所在的郧西县关防乡,有一个二天门村,村里的老人告诉我们,当年全村一共有78户,有76人参加了红军。

红二十五军几乎没有年龄超过18岁的战斗员,指挥员也都是年轻人。出征时,军长程子华29岁,军政委吴焕先27岁,副军长徐海东33岁。

在关防乡二天门村,被当地人记住的,不仅有写在民房上的红军标语,还有一段感人故事。1935年,村民丁敬礼为了反抗地主的压迫,参加了红军组织的“抗捐队”,因为他读过书,就担任了宣传委员。红军发布的政策和主张,让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。

一张延安时期保留至今的红军照片引人注目。照片主人公吴伟曾是鄂豫皖苏区红二十五军中的“红小鬼”。1936年,美国著名新闻记者斯诺采访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时,军团特务营政委、18岁的吴伟就在徐海东身边活动,斯诺的镜头中就留下了他稚嫩的身影。

为了把红军的主张告诉更多贫苦百姓,丁敬礼自编红军歌谣,走村串户地唱给大家,其中唱的最多的就是“打富救贫”。这传到了反动民团的耳中,他便成了眼中钉。1935年7月,红军大部队北上后,他不幸被俘。

1931年,13岁的吴伟为了寻找已经参加了革命的父亲吴思祯,上山参加了红军。这与《中国红军第二十五军的远征》所记述的故事如出一辙,“十二岁的儿童上山寻找自己的红军父亲,他们亲眼见过白色恐怖的一切惨状,他们在幼年童稚时代就领略了一切政治常识。这样就产生了新的红二十五军,产生了儿童军……”

打富救贫,为的是穷苦人,帮的是老百姓。而为了封锁红军宣传的主张,反动民团对丁敬礼进行了非人的摧残,而直到牺牲那一刻,他也没有改变自己的信念。

1934年11月,实施战略转移的红二十五军在河南方城县遭遇敌人埋伏,打出长征路上的第一场血战。

大家一家,军民一心,历经生死,不改初心。据统计,郧西县的2409名革命烈士中,半数以上是在保护红军,支援红军中牺牲。正是有了当地穷苦百姓的支持,红二十五军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充实了力量,来时部队2500余人,只用7个月的时间,就发展到包括地方游击师、抗捐军在内的6000多人。

“走着走着,数不清的敌人一下子就冒出来了。紧要关头,军政委吴焕先抽出一把大刀第一个冲上去。就靠这么一股劲,一次次虎口脱险……”曾任军部卫生员的老红军李天忠,多年后忆及当年的往事仍感惊心动魄。

当年,从湖北口回族乡追随红军长征的青年丁起鸿,就是为了穷苦人能过上好日子。后来他历经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,为了能让后人记住那段历史,丁起鸿给几个孩子都起了特别的名字。

突围后,徐海东为了部队尽快上路,用棍子将一个个酣睡在老乡家的战士敲醒。老乡哭着求他,不要再让这些满身是血的孩子上战场了,可醒来的战士早已在一旁默默收好了行装,继续踏上征程。

老红军丁起鸿的儿子 郧西县公安局土门派出所民警 丁爱军:我父亲给我们弟兄三个起的名字,老大叫爱民,老二叫爱国,我叫爱军,就是说把红军的这种精神永远刻在我们的名字上,希望我们把红军的精神发扬光大。

红二十五军一定知道自己很年轻,他们唱得最为响亮的一支进行曲,就是《红军青年战士之歌》:“红色的青年战士志气昂,好比那东方升起的太阳;不怕牺牲,英勇杀敌如猛虎;冲锋陷阵,无坚不摧谁敢挡!”

正如毛泽东同志说的——长征是宣言书,长征是宣传队,长征是播种机。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,红二十五军播撒了革命的火种,也赢得了百姓的信任。广泛宣传红军的主张和政策,不仅为部队增加了战斗力,也为长征走向胜利吹响了号角。

这些“儿童军”们,许多人的个子比他们背的长枪高不了多少,却要背着长枪和行装夜行百多里;他们在遭遇强敌时,勇敢地挺起刺刀与敌人展开白刃战;他们甚至以步兵冲锋要全歼敌人骑兵团!

1935年2月19日,对红二十五军来说,具有特殊意义。中共鄂豫陕省委在鄂陕交界的郧西召开“郧西会议”,明确走到这里的长征部队放弃入川、就地创建根据地,并提出了“大量扩大红军,建立地方武装,建立苏维埃政权”的战略目标。

“这一决策为红二十五军在陕南积蓄力量、北上接应中央红军创造了条件。”郧西县原史志办主任李仁喜说。

郧西会议同一天,红二十五军还召开了万人军民大会。“打富救贫”的主张,得到了群众拥护,一些群众当场报名参军。

“事实上,红二十五军从鄂豫皖地区出发的时候是2900多人,到郧西时只有2500多人,急需发展壮大。”李仁喜介绍。

为了扩大部队,红二十五军一边坚持军事斗争,一边放手发动群众,宣传工作有声有色。

在郧西县档案馆,至今珍藏着一张85年前的《什么是红军》的红色传单。这张476字的传单上用大白话写着:“红军里面的人,都是工人、农民、贫民、士兵出身,所以他们能代表穷人的利益”“红军与穷人关系特别亲”。

之后,《关于商业政策问题》《民族政策》等布告相继印制。其中,在《告国民党士兵书》发布后不久,国民党陕军警备第一旅的一个连就投诚参加了红军。

1934年至1935年,红二十五军在郧西边战斗、边宣传、边壮大,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,这也是红军在长征途中创建的唯一一块根据地。红二十五军在郧西地区建立了第一批区、乡苏维埃政权,发动郧西人民进行土地革命,星星之火在此点燃。

80多年后,在郧西县湖北口关防乡丁家坪村的一栋黑瓦黄土墙的老屋上, “苏维埃新中国胜利万岁!”“雇贫领导、中农参加、遇事商量、大家一家”等标语依旧清晰可见。

“村里的老人们以前常讲,那时候红军到村里,帮忙打土豪分田地,不拿群众一分一毫,红军到哪儿,大家都热情拥护。” 67岁的贾开化曾担任郧西县二天门村的党支部书记,“当年全村78户,有76人参加了红军,有一户左姓人家,一家5兄弟全部参军。”

当时佃农出身的二天门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刘世让,人称“神枪手”,镇压地主恶霸,为贫苦农民分田分粮,带领游击队员近百人,转战于鄂陕边四县,与国民党军周旋于深山老林,忽东忽西,神出鬼没,打得敌人晕头转向,敌人惊呼“到处都是刘世让!”反动派抓不到刘世让,就把枪口转向他的家人。刘世让一家16口人,11人被杀害。后来,年仅35岁的刘世让也被叛徒出卖而惨遭杀害。

李仁喜说,郧西县2409名革命烈士中,半数以上是在保护红军、支援红军中牺牲的。

“正是有了当地穷苦老百姓的支持,红二十五军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充实了力量。”红二十五军带着2500余人来到鄂豫陕革命根据地,仅7个月,就发展到包括地方游击师、抗捐军在内的6000多人。

辛向阳介绍,1935年7月,得知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汇合后准备北上动向的消息,红二十五军就连忙带领部队到陕北接应,“红二十五军党性强,不管在什么时候,都在寻找党中央,主动去配合中央”。

红二十五军由此成为最早到达陕北的长征队伍,被毛泽东后来称赞是“乃偶然作成中央红军之向导”。

由孤军成为劲旅、由偏师成为先锋。历时10个月的长征,红二十五军途经安徽、湖北、河南、陕西、甘肃5个省,转战近万里,抗击了30多个团敌人的围追堵截,经历大小战斗数百次,不仅没有减员,到陕北时,部队还增加了800多人。

延安大学党史研究院院长高尚斌曾介绍,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后,与陕北的红二十六军、红二十七军组建了红十五军团,并和陕北红军一起取得了劳山、榆林桥等几场重大战役的胜利,为中央红军抵达陕北奠定了基础。

《中国红军第二十五军的远征》一文中如是评价,“中国红军第二十五军的荣誉,犹如一颗新出现的明星,灿烂闪耀,光被四表!”

编辑: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-中国军情 本文来源:郧西游击,长征路上写传奇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